性能文章>用户态进程如何得到虚拟地址对应的物理地址?>

用户态进程如何得到虚拟地址对应的物理地址?原创

547406

一般我们不需要从用户态得到进程虚拟地址对应的物理地址,因为一般来说用户进程是完全不关心物理地址的。

少数应用场景下,用户可能会关心,比如在用户态做DMA的场景(如DPDK之类的)。还有一些场景,比如想调试剖析每一页的内存占用情况,是否swap出去了等。

从用户态得到虚拟地址对应的物理地址,我们不可能去walk进程的page table,也没有权限。不过还好内核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接口,叫pagemap,而且,这个接口与硬件的体系架构无关。在/proc/pid/下面有个文件叫pagemap,它会每个page,生成了一个64bit的描述符,来描述虚拟地址这一页对应的物理页帧号或者SWAP里面的便宜。

这64bit的描述如下:

image.png

不同的体系架构的MMU不同,页表格式也不同,但是pagemap这个接口与具体页表的格式无关,可以说都被抽象化了。

下面我们忽略swap的影响(假设关闭了swap或者page一直是pin的状态),从DPDK抄一段虚拟地址转换为物理地址的代码:

#define phys_addr_t     uint64_t
#define PFN_MASK_SIZE   8

phys_addr_t
rte_mem_virt2phy(const void *virtaddr)
{
        int fd, retval;
        uint64_t page, physaddr;
        unsigned long virt_pfn;
        int page_size;
        off_t offset;

        /* standard page size */
        page_size = getpagesize();

        fd = open("/proc/self/pagemap", O_RDONLY);
        if (fd < 0) { 
                ...
        }

        virt_pfn = (unsigned long)virtaddr / page_size;
        offset = sizeof(uint64_t) * virt_pfn;
        if (lseek(fd, offset, SEEK_SET) == (off_t) -1) {
                ...
                return -1;
        }

        retval = read(fd, &page, PFN_MASK_SIZE);
        close(fd);
        ...

        /*
         * the pfn (page frame number) are bits 0-54 (see
         * pagemap.txt in linux Documentation)
         */
        if ((page & 0x7fffffffffffffULL) == 0)
                return -1;

        physaddr = ((page & 0x7fffffffffffffULL) * page_size)
                + ((unsigned long)virtaddr % page_size);

        return physaddr;
}

最后的一步是关键的计算过程:

       physaddr = ((page & 0x7fffffffffffffULL) * page_size)
                + ((unsigned long)virtaddr % page_size);

page & 0x7fffffffffffffULL取得了页帧号(PFN),乘以页的size得到这页起始的物理地址,之后加上virtaddr % page_size的页内偏移,得到最终的物理地址。

我们来实操一下调用上面的函数完成地址转化:

int main(int argc, char *argv[])
{
  uint8_t *p = malloc(1024 * 1024);

  *(p + 4096) = 10;
  printf("virt:%p phys:%p\n", p + 4096, rte_mem_virt2phy(p + 4096));

  *(p + 2 * 4096) = 10;
  printf("virt:%p phys:%p\n", p + 2 * 4096, rte_mem_virt2phy(p + 2 * 4096));
}

运行结果如下:

~$ sudo ./a.out 
virt:0x7f81e402a010 phys:0x2b601010
virt:0x7f81e402b010 phys:0x3ceec010

内核态实现pagemap proc接口的代码位于:

fs/proc/task_mmu.c

其中比较核心的函数是把PTE转换为pagemap_entry的过程,有兴趣的童鞋可以仔细阅读下:

image.png

特别留意画红线的位置,可以知道pagemap里面的那些flag是怎么被置上的。

本文来自:Linux阅码场,作者:荣宝华

分类:
标签:
请先登录,再评论

暂无回复,快来写下第一个回复吧~

为你推荐

在调试器里看LINUX内核态栈溢出
图灵最先发明了栈,但没有给它取名字。德国人鲍尔也“发明”了栈,取名叫酒窖。澳大利亚人汉布林也“发明”了栈,取名叫弹夹。1959年,戴克斯特拉在度假时想到了Stack这个名字,后来被广泛使用。
LONG究竟有多长,从皇帝的新衣到海康SDK
转眼之间初中毕业30年了,但我仍清楚的记得初中英语的一篇课文,题目叫《皇帝的新装》(“The king’s new clothes”)。这篇课文的前两句话是:”Long long ago, there
雕刻在LINUX内核中的LINUS故事
因为LINUX操作系统的流行,Linus 已经成为地球人都知道的名人。虽然大家可能都听过钱钟书先生的名言:“假如你吃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又何必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呢?” 但是如果真是遇到一个“特别显赫”
如何使用Linux内核中没有被导出的变量或函数?
本文详细介绍了使用EXPORT_SYMBOL宏导出函数或变量、使用kallsyms_lookup_name()查找函数或变量的虚拟地址以及内核模块中直接使用内核函数的虚拟地址等3种方案解决没有被EXPORT_SYMBOL 相关的宏导出的变量或函数不能直接使用的问题
LINUX网络子系统中DMA机制的实现
我们先从计算机组成原理的层面介绍DMA,再简单介绍Linux网络子系统的DMA机制是如何的实现的。 计算机组成原理中的DMA 以往的I/O设备和主存交换信息都要经过CPU的操作。不论是最早的轮询方式,
内存泄漏(增长)火焰图
本文总结了在分析内存增长和内存泄漏问题用到的4种追踪方法得到有关内存使用情况的代码路径,使用栈追踪技术对代码路径进行检查,并且会以火焰图的形式把它们可视化输出,在Linux上演示分析过程,随后概述其它系统的情况。
为什么容器内存占用居高不下,频频 OOM(续)
在之前的文章《[为什么容器内存占用居高不下,频频 OOM](https://heapdump.cn/article/1589003)》 中,我根据现状进行了分析和说明,收到了很多读者的建议和疑
通过生产者与消费者模型感受死锁
一. 实验目的及实验环境 1.实验目的通过观察、分析实验现象,深入理解产生死锁的原因,学会分析死锁的方法, 并利用 pstack、 gdb 或 core 文件分析( valgrind (DRD+Hel